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首页 | 人物动态 | 公关视点 | 传媒行业 | 专家专栏 | 新营销 | 品牌营销 | 焦点推荐 | 商业信息 | 滚动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 > 焦点推荐 > 正文

苹果更需要中国了 库克执掌这十年

2021-09-01 09:55:29 来源: 我要评论(0)
内容摘要: 库克执掌苹果满十年,苹果似乎越来越离不开中国了。2021年8月24日,蒂姆·库克担任苹果CEO整整十年。在这十年中,苹果从iPhone 4S即将迭代...

库克执掌苹果满十年,苹果似乎越来越离不开中国了。

2021年8月24日,蒂姆·库克担任苹果CEO整整十年。在这十年中,苹果从iPhone 4S即将迭代到iPhone 13,市值也增长到2.46万亿美元,成为全球市值第一的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库克上任后极为重视中国市场。早在2012年3月,库克就以苹果CEO的身份首次访华,这距离其接手苹果仅过去一年。

此后,库克多次来到中国,国内的苹果旗舰店也越开越多。截至目前,苹果在国内已开设了43家旗舰店,也接入了国内电商平台。

中国市场给苹果的回报也颇为丰厚。今年第三季度苹果总营收为814亿美元,仅大中华区就贡献了147.6亿美元,占到了总营收的18%。

除此之外,苹果在供应链上也更需要中国。原本,苹果已经开始将国内部分供应链搬离至东南亚等国家,但疫情打乱了苹果的供应链迁移计划,由于东南亚疫情未得到有效控制,苹果不得不将供应链又挪回国内。

而在苹果披露的2020年200家主要供应商名单来看,去年苹果新增了34家厂商,其中12家是中国供应商。今年,国内最大的连接器生产商立讯精密还拿下了整机代工的订单,成为苹果第四家整机代工供应商。

无论是生产还是销售,苹果显然已经更需要中国了,而苹果也不想离开中国,毕竟稳定的供应链和销量,已经成为苹果屹立在金字塔顶端的重要基石。

苹果供应链挪回中国

苹果供应链,还是离不开中国。

近日,据日经新闻报道,由于越南疫情的加重,导致供应链和生产链受阻严重,苹果又将AirPods 3的生产挪回了中国。

今年5月,越南政府总理范明政25日签发了“关于确保工业区新冠疫情防控安全”的公函。其中指出,此轮疫情在工人密度高的北江省、北宁省工业区传播,为此将暂时关闭省内云中、光州、廷湛、双溪-内皇四个工业园区,而其中3个园区内都有为苹果代工的富士康工厂。

富士康在越南北江省的工厂,图源越南投资札记官网

原本,苹果的AirPods产品已经在越南工厂生产了一年多,但突发的疫情让苹果的供应链转移计划无法继续。

去年10月,据网易科技报道,台积电、富士康、和硕等苹果供应商均遭到施压,要求其将15-30%的生产业务搬出中国,转移到越南、印度、泰国等东南亚国家。

在苹果的要求下,一批依附苹果供应链生存的企业开始在东南亚国家投资建厂。据不完全统计,苹果代工厂富士康已经陆续将8条苹果生产线迁移到了印度和越南,当前在印度投资超过10亿美元,在越南投资则超过15亿美元。

除此之外,2019年歌尔声学将在中国的AirPods生产部分转移到越南,并在越南北宁省桂武工业区投资2.6亿美元;同年,国内最大的连接器生产商立讯精密,也在越南义安投资2.5亿美元,扩建可穿戴设备的产能。

苹果选择将部分供应链产能从中国撤出,其实有着多方面的考量。一方面是日益紧张的国际形势,可能会对苹果产品生产造成影响,同时东南亚地区的劳动力比中国更低,苹果显然能获得更高的利润。

而另一方面,苹果将生产线转移到印度、巴西等地后,可以减少当地对智能手机征收的20%的进口关税,从而降低iPhone在当地市场的价格,进而提升在该地区的市场份额。

如果没有疫情,苹果的供应链转移计划已然初见成效,但让苹果没想到的是,一场疫情打乱了所有的计划,其供应商也损失惨重。

据路透社报道,今年5月中旬,由于印度疫情持续蔓延,富士康印度工厂出现了大规模感染,直接导致iPhone手机产量下降50%以上。同时,印度电子原材料运费也从每公斤12元涨到了38元,这进一步增加了富士康的生产压力。

为了不耽误iPhone的产能,以及缩减成本压力,富士康又带着大量订单返回了中国。

据IT时报报道,从今年5月中旬开始,郑州富士康开始大肆招人,其内部直推奖金更是从原来的3500元涨至6000元。苹果第二大代工厂上海昌硕的返费(工厂给中介的报酬)也小幅上涨。

富士康、昌硕等苹果供应商的大幅招人,不仅是为了当前苹果相关产品的生产,更是为了接下来苹果新推出的iPhone13系列手机量产而提前做准备。

据日经亚洲报道,苹果公司正在寻求更多的中国供应商,以实现其iPhone 13的生产目标。国内公司立讯精密将负责生产3%左右的iPhone 13系列产品,预计为苹果公司制造产品的数量在270-285万部之间。

由此看来,兜兜转转了一大圈,苹果供应链还是回到了中国。除了疫情原因,苹果回到中国生产也在于国内供应商能提供比其他国家供应商更低的价格,而且国内工厂也较为稳定安全。

去年底,由于劳资纠纷,苹果供应商纬创资通在印度卡纳塔克邦讷尔萨布拉工业园区内的工厂遭到印度工人的打砸,工厂主要生产设备及仓库受到损害,还有部分iPhone手机被人抢走。

在多重因素下,苹果供应商不得不将生产暂时挪回中国,这也意味着苹果的产品生产,还是离不开中国供应链。

苹果产品需要中国市场

相比于依赖中国供应链生产产品,苹果的销售更加离不开中国市场。

“这是我们最强的市场(It was our strongest geography.)。”在苹果2021财年第三财季(自然年的第二季度)的财报电话会议上,库克对大中华区的表现颇为自豪。

在2021财年第三财季中,苹果所有区域市场中,大中华区的增长最为突出。

当季,美洲部门营收358.70亿美元,同比增长33%;欧洲部门营收189.43亿美元,同比增长33.7%;大中华区营收为147.62亿美元,同比增长达58%;日本部门营收为64.64亿美元,同比增长30%;亚太其他地区营收为53.95亿美元,同比增长28.5%。

苹果第三季度财报按地区划分,图源苹果财报

尽管所有区域都有两位数的增长,但唯有大中华区的增长超过了50%,这已经是苹果连续三个季度在大中华区的营收同比增长超过50%以上。

据连线Insight查阅,2021财年第一季度,苹果大中华区营收达到213.13亿美元,同比增长57.0%。到了第二季度更为夸张,苹果大中华区营收达到177亿美元,同比大增87.5%。

“中国用户对iPhone 12系列反响非常热烈,带来巨大销量增长。”库克在财报电话会上提到。

可见,苹果能在大中华区取得如此优异的营收数据,离不开iPhone12系列手机的销量贡献,而后者也离不开今年各大电商平台的年中大促活动。

在今年618期间,京东苹果自营店iPhone12价格最高立减1200元,也就是最低5099元就可以买到一款iPhone12手机。据京东数据显示,618大促当天,iPhone成交额一秒内破亿,同时iPhone12也成为了单品销量第一的手机。

iPhone手机的热销,也在一定程度上带动了国内消费者购买其他苹果产品。

库克在第三季度的财报电话会上表示,“有很多新用户开始购买苹果公司的产品,比如过去一个季度中,三分之二的Mac和iPad中国用户都是新用户,Apple Watch的中国用户中85%都是新购买用户。”

苹果能取得如此好的营收数据,也在于华为缺席高端手机市场后,目前还没有国内手机厂商能与苹果抗衡。

原本,据IDC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600美元以上的中国高端手机市场,华为占比达到44.1%,苹果占比为44%,两者几乎不相上下。

但随着华为受限,苹果逐步吃下了华为的市场空间。2021年第一季度,iPhone12系列逆势增长,苹果在更为高端的800美元以上市场份额达到了72%,华为则进一步下降至24%。

如今,华为P50虽已发布,但4G芯片的配置很难让其突出重围,只能眼睁睁看着市场份额被苹果吃下。而小米OV等国内手机厂商,在高端市场还在进攻,但还没能拦截苹果。

据信通院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五个月iPhone的增速领先于国产手机品牌。前五个月国产手机品牌出货量同比增长16.7%,而中国市场手机总体出货量却同比增长19.3%。

这意味着,在国内手机厂商增速低于整体增速的情况下,只有海外手机品牌的增速远高于国产手机品牌,才可能带动起市场的整体增长。由于三星在国内几乎没有多少市场空间,那意味着苹果仅靠一己之力就拉动了国内整体手机出货量,可见其增速之快。

今后,随着iPhone13的发布,苹果的销量或将再次迎来一波新高,而大中华区显然将是苹果产品的营收重地。

苹果离不开中国,谁将受益?

尽管苹果还在想办法将部分供应链搬出中国,但目前来自国内的供应链企业不降反增。

据苹果披露的2020年200家主要供应商名单来看,来自中国的供应商数量达到53家,占比超过四分之一。

成为苹果供应商,意味着将获得来自苹果的巨额订单。这些苹果供应链企业,也将是直接受益者。

据日经新闻报道,中国供应商立讯精密从竞争对手富士康和和硕手中拿下了即将推出的iPhone 13系列3%的订单,并预计苹果公司到1月份将生产9000万至9500万部新iPhone。

以往,在整机代工方面,苹果主要交给富士康、和硕、纬创三家供应商,今年立讯精密首次进入整机代工,成为苹果供应链上第四家整机代工供应商。

更关键的是,立讯精密将直接负责iPhone13 Pro的生产,这属于苹果高端机型。此前,新加入苹果供应链的企业往往会先生产较老的iPhone机型,慢慢熟悉后才生产新机型。

为了完成iPhone手机的生产订单,今年立讯精密还斥资33亿人民币,收购了WIN直接及间接控制的全资子公司纬创投资(江苏)有限公司及纬新资通(昆山)有限公司的100%股权。

据中国台湾经济日报报道,立讯精密今年拿下iPhone组装大单后,有望在2023年超越和硕成为iPhone第二大组装厂。

除此之外,在零部件方面,iPhone13的供应链也有新变动。国内供应商蓝思科技此前只为iPhone提供玻璃背板和盖板玻璃,今年将首次为iPhone提供金属外壳。

还有国内最大的光学模组公司舜宇光学,今年也将进入iPhone供应链,提供后置摄像头镜头,此前苹果镜头模组一直由台湾光学制造商大立光独家供应。

不过,尽管今年不少国内企业都进入了苹果供应链,但大多数企业以生产非核心零部件为主,收益有限。

据WitDisplay首席分析师林芝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表示:“苹果供应链依赖更多中国大陆供应商的原因是,中国大陆从疫情冲击中恢复速度最快,引进更多中国大陆供应商可保证稳定生产。”

这也就意味着,一旦全球疫情稳定,苹果有极大概率仍会转移供应链到东南亚等国家,国内部分供应商也将惨遭“抛弃”。

苹果每年也会更换一批供应商,而被剔除出名单的企业,其业绩也将一落千丈。

今年年初,相机模组供应商欧菲光就被移除了苹果供应链,欧菲光的营收也直线下滑。

今年4月,欧菲光发出修正的2020年业绩预告、业绩快报,修正后欧菲光2020年全年营收总收入483亿,相比去年下降6.97%;预计亏损18.5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462.88%。此前,欧菲光原本预计盈利8.1亿至9.1亿元。

显然,成为苹果供应商也是一把双刃剑。只要进入苹果“朋友圈”,企业将瞬间拿到巨额订单,获得稳定的收益,但一旦被苹果剔除,如果企业过于依赖苹果,后果也将是面临巨额亏损。

或许是目睹了被剔除出的苹果供应商的“悲惨境遇”,当前已经有一些苹果供应商在进行多元化发展,以此减少对苹果的依赖。

苹果AirPods耳机供应商歌尔股份,就一直在加大TWS耳机和VR/AR方面的布局。目前,歌尔股份是全球VR设备最主要的代工供应商,客户有索尼、Oculus、Pico、华为、三星、Kopin等。

不只有歌尔股份在扩宽业务,苹果其他供应商均在拓展业务,以期减少对苹果业务的依赖。如蓝思科技在扩大智能穿戴、医疗设备等行业的销售规模;立讯精密则在大力拓展汽车业务板块。

库克执掌苹果的十年,赶上了中国手机市场爆发的巨大机遇,苹果也在中国开疆拓土。下一个十年,苹果也许会换帅,手机市场还会风云变幻,但可以确定的是,中国市场将一直会是苹果不可或缺的重要板块。

关键字: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时代焦点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时代营销刊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新闻纠错: tz@shidainews.com

相关阅读: